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第16次登顶珠穆朗玛峰

2022-11-19 03:20:23 604

摘要:肯顿登顶时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布的照片视野开阔的山顶是极佳的观景平台,尤其是在这里看日出。凌晨5点,太阳从肯顿的右手边升起。珠穆朗玛峰上,阳光格外强烈,将肯顿的橙色登山服照的发光,在他脚下,是连绵的雪山,肯顿在阳光中挥舞着右手,庆祝自己登顶珠峰...

肯顿登顶时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布的照片

视野开阔的山顶是极佳的观景平台,尤其是在这里看日出。凌晨5点,太阳从肯顿的右手边升起。珠穆朗玛峰上,阳光格外强烈,将肯顿的橙色登山服照的发光,在他脚下,是连绵的雪山,肯顿在阳光中挥舞着右手,庆祝自己登顶珠峰成功。

肯顿是在尼泊尔当地时间5月15日凌晨4点30分成功登顶的。这是肯顿第16次登上珠峰。当天,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发了一条动态:“按下‘启程’按钮,马不停蹄地投入探险之中。”

今年48岁的肯顿·库尔是一名来自英国的职业登山家。这次成功登顶,让他成为非尼泊尔夏尔巴人中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人。

据统计,每年大约有800人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这似乎将早年登顶珠峰的壮举变成一个烧钱而又商业化的项目,登上世界之巅变得不再遥不可及,然而迄今为止,只有大约4000人登顶成功。

“登顶一次已经算是人生难忘的经历,登顶16次可以称得上是英雄的故事。”肯顿的朋友说。

强风是影响攀登的关键因素。16次都能顺利遇到良好的天气是极小概率事件。珠峰地区的猛烈急流风速可到达每小时320公里,登山者需要等待急流和季风之间天气窗口登峰——当急流已经向北偏移,而季风还没有完全到达的时候。一旦遭遇强风,登顶的危险系数会更高,有时候,登山者需要被迫等待,而在高海拔地区,等待意味着体力和食物的消耗。

这一次的攀登途中,肯顿一行人在5月14日遇到了强风,旅途被迫暂停。此时他们已经到达海拔7906米的南坳,也是登顶珠峰前的最后一个营地。

在这个海拔的停留无法坚持过久。南坳氧气稀薄,常年刮风,登山者在这里极易出现高山症,如果短期内天气无法好转,登山者只能原路返回放弃登顶。

所幸当天晚上,天气转好,肯顿的队伍立刻启程,朝着峰顶出发。从南坳到珠峰,还需攀登至少6个小时,要路过旅途最危险的山脊。

在肯顿的16次登顶中,这条身处“死亡区”的山脊一直是必由之路,这里有登顶的最后一个挑战:希拉里台阶。希拉里台阶原本是海拔8790米处的一块垂直岩壁,这块12米高的岩石在2015年尼泊尔地震后坍塌,表面被大雪覆盖,让攀登变得更加困难。2016年,震后第一年,在大家不确定希拉里台阶是否坍塌时,肯顿再次发起了对珠峰的探险,他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被大雪覆盖的希拉里台阶的照片,“雪太多了,很难找到岩石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台阶是否坍塌。”

肯顿的老友称他“非常具有竞争意识,会做一些颠覆性的尝试。”

2010年,肯顿在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滑雪,成为第一位尝试在8000米以上海拔滑雪的英国人;2012年,他携带珠峰远征队的冬奥金牌登上珠峰,这支队伍曾于1922年尝试登上珠峰;2013年,他完成人类历史上首次珠峰、洛子峰(海拔8516米)和努子峰(海拔7861米)的三峰连攀。为此,肯顿连续在世界最高海拔地区攀登了6天。

肯顿从小就表现出对户外运动的热情,儿时的他喜欢爬树玩水,在附近的田地里玩耍,在干草堆上跳来跳去。肯顿第一次接触登山,是读到希拉里和诺尔盖1953年攀登珠峰的故事。在利兹大学读书时,肯顿成为攀岩俱乐部的一员。

在成为一名职业登山家之前,肯顿曾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他曾带着呼吸器、穿着橡胶衣服清理油井,靠这份工资,他完成了在阿尔卑斯山的探险。

在肯顿的不少动态中,他喜欢将探险中的暂停描述为延误,总是能在不久之后找到时机继续启程。从1993年开始,肯顿几乎每年都会“启程”,完成一个与高山有关的尝试与壮举,尤其是与喜马拉雅山脉有关。

肯顿人生中最长的一场延误发生在1996年,在英国北威尔士登山时,肯顿从3米多高的岩石上摔下来,造成了双脚脚后跟的粉碎性骨折。同时粉碎的,还有他那年去巴基斯坦登山的愿望。“医生告诉我,或许将来再也不能爬山了。我接受了3次手术,重新学习如何用脚走路。”在受伤后的一年中,肯顿一直在进行高强度的康复训练,从坐在轮椅上到拄着拐杖行走,再到泡在健身房和游泳池中,在双杠上训练。在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后,肯顿又可以登山了。他加入国际登山向导协会委员会,成为一名职业登山家。

死亡是高山探险不可避免的话题,肯顿说自己“经历过的葬礼比婚礼还多”。2013年5月20日,在肯顿完成了努子峰和珠峰,前往洛子峰的路上,他听到了附近帐篷床来的呻吟声,在帐篷里,他发现了一名出现高海拔脑水肿的登山者。21日凌晨4点,这位登山者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此后的两个多小时内,肯顿依然在疯狂地为他做心肺复苏。放弃的那一刻,肯顿失去了攀登的动力,坐在帐篷里,悲痛欲绝。

早晨8点,肯顿的向导和朋友来到帐篷中,简单地对他说了一句“出发吧。”当时天气极好,就这样,肯顿继续启程了。

肯顿深知攀登珠峰是危险性极高的探险,从大本营到达珠峰,登山者需要攀过陡峭而破碎昆布冰川,抵抗低温与缺氧带来的身体问题,面临一不小心失足跌落的危险。

然而对于肯顿来说,登顶的那一刻,一切都是值得的。“珠峰上的风景,每一刻都是不同的。站在那里,你就站在世界的最高处,脚下360度全部是风景。”

“即刻出发,直达巅峰”是肯顿写在个人网站的座右铭。但在16次危险的征途中,肯顿的“归途”从不是珠穆朗玛峰的山顶,而是英国的格罗斯特郡,那里有他的家人。“出发后不一定要到达山顶,但一定要从山顶回家。”

5月23日,在达到珠峰仅仅一周后,肯顿更新了一条动态,他回到了英国,在机场与两个孩子紧紧拥抱在一起,到达路途的终点,也是每次的起点。

“在我出发前往珠峰探险前的一周,我总是和家人一起做我们喜欢的事情。”从今年2月起,肯顿就在为今年的登峰进行倒数预热准备。今年准备的最后一项内容,是与家人在户外滑雪,“对于攀登珠峰的人来说,大家通常不会忽视身体方面的准备,而是缺乏心理方面的准备。”

“登山是一项只对个人有意义的运动,对周围人而言可能是残酷的。”

在探险旅途中,登山者远离尘世,在自然界中挑战自我,但家人可能正在经历非同寻常的压力和焦虑。在攀登珠峰时,登山者只需要专注于脚下,而家人却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尝试过正常的生活,甚至要处理登山者挑战失败的残局。

但是,肯顿表示依然会继续向珠峰启程。“回到家中我很幸福,同时我也听到山的呼唤,我很快会回到尼泊尔。”

“群山可以让我逃离生活中所有糟糕的事情,在登山的时候,纳税申报单、银行财务,以及生活中纠缠不清的琐事,都从我的脑海中被剥离出来。登山会得到一种非常纯粹、简单的生活,这正是我们应该过的生活。登山时我的身体可能疲惫不堪,但我的精神却充满生机。”

赵安琪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